禾小邪@

【知乎体】【夏谌】不死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
他们求的不死,不过是求最爱的人不死

亦夫然:

不灭不死,拥有无尽的生命,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

题主也知道这个问题有点智障,不过题主确实很好奇啊!!!




1108条评论      分享


919条回答




隋玉      无题 


不请自来。




几年前,常安在日记本里写道,“他们求不死,求的,不过是最爱的人不死。”


彼时,浩轩的病愈发严重,身体也是撑到了极限。那个人心气高,痛到极致最多只是蹙着眉,更多的时候总是望着门的方向发呆。




我知道他在等常安回来。




可我不知道...他还能等多久。


 


常安央着我照顾浩轩,自己不惜冒着被发现的风险出门求药。每天中午他都会打电话给我,细心的叮嘱我浩轩喜欢吃这个,那个没有营养云云。电话里的声音是何等的疲惫,作为多年至交的我又怎么会听不出来。


 


可是...我又能做什么呢?




我只能看着挚友一个病入膏肓,走向死亡。一个不灭不死,日渐疯狂。也就是那个时候,我开始想,不灭不死的意义,到底是什么?




翻到常安日记这件事,纯属偶然。


书房里摆满了医书,大半都有翻过的痕迹。桌子上厚厚的一摞医学资料,我甚至能想象到,也许每个夜晚,常安都坐在那里,一丝不苟地研读,试图找到拯救爱人的方法。




那,抱着希望失望而归的他,该有多难过。




日记本就夹在这些医书中间。许是常安自己怕自己撑不下去,日记本里写满了他的心情。


”浩轩今天病情又加重了,这个傻瓜,以为趁我睡着起来喝药,就能瞒住我吗?“


”那个庸医说浩轩最多活到三十五岁,我很大声地反驳他,他只是自闭,他很好,他是我见过最优秀的人,是我的...爱人。“


我翻日记的手微微颤抖,隔着日记本也能感觉到那个人所有的无助。翻看日记这样的事不太道德,可我却压抑不住自己的好奇心...继续看下去。


”没有时间了,我不能这样坐以待毙,不能看着这个人离我而去。不能.....“




”他的视力越来越差了...“




”那个傻瓜,他今天摸着我的脸安慰我说,人总是要离开的......是啊,人总是要离开的,夏常安,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啊。“




“我总是想起第一次见面,那个傻小孩有着与我不相上下的速度,还有与我截然不同的冷漠和成熟。我想,这个人为什么总是板着脸呢?笑起来多好看啊。”




“原来,我们注定是不同的。”




我没忍心再看下去。迅速地合上日记,关上书房的门。楼下浩轩依旧安静地坐在那里,视线已经模糊到看不清任何东西,却依旧耐心地等待。




我想起常安日记里结尾的那句话。


“他们求不死,求的,不过是最爱的人不死。”




“隋玉...打电话给常安,让他回来好吗?我...”浩轩说话的声音很轻,如果不是那双失去了神采的双眼,他嘴边漾起的梨涡,他骨子里的冷静和淡然,他自闭症下的执着和温暖,一如往昔。




眼睛泛着涩意,我比谁都清楚他没说完的那半句话是什么。


“我怕是...时间不多了。”




我握着他的手点头,他笑着看向我的方向,“其实也不是那么不好,人总是要离开的,我比你们先走一步,这样你们记得我的时间就久一点...更久一点。”浩轩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,后半句也失了底气。我知他痛,比我们还要痛。


 


“你不要安慰我了,你要好好活着,长命百岁,不管常安那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怎么赶我,我都待在你们家赖着你俩,干扰你俩。”我抱着他,双手有一丝颤抖,大概是因为,我们都知道...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梦话。




  常安接到电话后就匆忙赶了回来,这几天Z市的天气任性的不得了,一会狂风大雨,一会又艳阳高照。常安敲门的时候,浑身都湿淋淋的。


  浩轩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,在门口等了一会,拗不过我的意思,终于还是回卧室休息了一会。许是知道那个人会回来,再也不需要等待。睡的格外沉。


 


  “有进展了吗?”我压低声音问他,自己也紧张的不得了。那个人落寞的摇头,从书包里掏出瓶瓶罐罐,也不顾衣服湿着,坐在沙发上发呆。不久,眼睛却是红了。


   我沉默着递了杯水给他。


 


  他愣怔地盯着瓶瓶罐罐发呆,手里不停地记着东西。眼睛红红的,面容却十分镇定。


  我想起了总是坐在门口硬撑着等待常安的浩轩。




  我们都知道,如何让爱自己的人不难过。


  大概,是让自己更难过吧。




  “一会浩轩醒了,看你这样,心里也不好受。”我心疼地递过纸巾,常安默默点了点头,把那些瓶瓶罐罐小心地收藏好后去了书房。


 


  我知道,他紧紧握着那些渺茫的希望不放弃,不过是...求个永恒。即使短暂,又何妨。




  浩轩醒的时候常安也差不多从书房出来,眼睛处的异样已经不是那么明显了,他依旧露出两颗虎牙,笑得十分狡黠,伸手抱住那个人往餐桌上走。


 


  几年前和程东他们打篮球,浩轩脚也扭伤了。


  常安阴着脸一把抱起那个人,浩轩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挣扎,直到撞上那个人阴沉的目光,还有来不及掩饰的心疼,才减轻了幅度。嘴里轻声嘟囔着“大家都在...”


  当时的我是怎么做的来着?




  我记不清了,不过是打闹玩笑。只是才不过几年,却早已没了当日的心情。


  浩轩不再挣扎,只是安静地搂住那个人的脖子。


  常安也少了当年的锐气,不再阴着脸,只是刻意露出的笑容和镇定,却让我更加难过。


 


  三个人沉默地开始吃饭。


  浩轩凭着仅存的视力,小心翼翼地夹了一块菜给旁边的常安。我低下头,把整个人埋在饭碗里,只是眼泪还是不受控制地往下流。




  余光瞥到那个人握着筷子的手轻微地颤抖,终是笑着吃完浩轩的心意。我抹干眼泪,笑着打趣“这么多年了,浩轩这重色轻友的习惯,还真是被常安给传染了。”




  常安安静地吃菜,似是想到了什么,搂着浩轩的手微微用力。那个人目光淡淡,笑着看向我的方向。


  “只是视力不大好,你那边够不着。说起来我们每次吃饭你都不会亏待了自己”他一边嚼菜,一边温柔地解释。


   


   我扑哧一笑,想起了我们初见的时候。


   不折不扣的自闭症,言简意赅到天人公愤的谌浩轩,还有现在这个,温柔地让人想要流泪的谌浩轩。


  


  所以,才更要笑啊。


  因为他,也在笑。




  凌晨四点的时候浩轩的病情又加重了,常安带回来的那些药最多也只是延缓,我进去的时候常安正跪在床边,脸贴在那个人手上。浩轩笑着摸他柔软的头发,摸他轮廓分明的脸庞,仿佛这样,才能镌刻进生命。才能带走些该有的记忆。


   


  我站在门边,不想过去打扰这片刻的宁静。


  半晌,我听到那人说,“对不起。”


  常安没有说话,默默地用头蹭了蹭那个人的手。表情很平静,我想,他大概是懂了。


  那个人一向言简意赅,只是背后蕴藏的深意却也不言而喻。




  对不起你的生命无穷无尽,而我,却只能陪你走到这里了。


  应该是这个意思吧,我靠在门边,眼里闪着泪光,贪婪地看着我的挚友,我隋玉这一生再不会有的两个挚友。




  常安很平静。


  只是那双桃花眼里盈盈水光还是暴露了他的心事。他笑得很温柔,眼角带着泪,一字一顿地说道“你要好好的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


   


  似乎是乏了,浩轩咳嗽了两声,笑着点了点头,再度睡了过去。我看着那个人伫立在他床边很久,拳头攥的死紧,克制着什么,又强迫自己接受着什么。




  第二天清晨,常安再次踏上了求药的征程。那个时候浩轩还睡着,他嘱咐了我几句,进卧室吻了吻那个人的额头,背着包又离开了。


  


  “常安,防着国防局那边的人。你最近为了求药,已经暴露太多了。”我倚在门边,轻声嘱咐他。


  他笑着转身,“隋玉,谢谢。”


 


  早上起来的时候浩轩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空,还有早已冷透的位置,没有多说什么。


 


 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念。


  只是由他亲手毁灭常安的执念,这太残忍。




  他安静地坐在门边,依旧维持着等待的姿势。我笑着拿了件衣服给他披上,除此之外,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些什么。




  晚上十一二点,我刚跟常安打完电话汇报情况,似是听到了这边的动静,浩轩侧过头问我是不是常安打来的。


  我知道他俩肯定有很多话想说,索性递了手机过去。贴在那个人的耳边。我听到他轻声说,“常安,我很好。”




   电话那头短暂的沉默过后,夏长安哑着嗓子说道“我知道。浩轩,你还记得当初我答应你的事吗?”


   “嗯。我当然记得”那个人的语气温柔的不像话。




   常安小心翼翼地说道“我说,我会等你出国找我。你来了,我等到你了。你也等我好不好,等我...回家,等我和你一起面对。”


   他斟酌着每一句,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小心翼翼。小心翼翼地哀求,小心翼翼地求他活下去。




   我沉默地站在一旁。


   片刻后,再度落下泪来。




  隔着听筒,谌浩轩这个傻瓜说,“好,我一直等着你。”




  他终是没等到常安回来。我从厨房端着药碗出来的时候,那个人已经没了气息。安静地坐在那里,还维持着等待的姿势。


  我竟然...出乎意外的平静。


 


   我小心翼翼地把碗放在一旁,不死心地叫他起来喝药。常安正在赶回来的路上,你这个傻瓜...倒是起来啊。


   那年我们两个和常安离别,你眼里闪着泪光,固执的不让眼泪落下。你握着那个人的手,掷地有声,“夏常安,你是最懂我的人,我等你回来。你放心,我一定会去国外找你的。谢谢你教我,让我怎么爱别人。”


  那时候我们还年少,心里想的,总是变着法想要实现。




  只是...有些虚妄,注定是虚妄。




  写到这里,才发现自己完全跑题了。说了这么多,可能也只有开头常安那句话最切题。


  不死,不过是求最爱的人不死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有人问常安......


那天的事我也不想多做回忆,所以写到那里就戛然而止。


常安......他很好。


因为他答应过浩轩,要等他。


上次去的时候,还一个劲跟我念叨那小子没良心,就这样留他一个人走了。那小子没信誉,不守诺言......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信也好,不信也好。


就停在这吧,让故事停在这。


让我的挚友,永远活在他们最好的时候。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完。


  




 


 


   
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253)